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  佛土生五色茎,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。

  ……
  读罢这些佛家禅句,有心静清凉之感,如饮一杯释心光明的清茶,尘世之烦恼,烟消云散。

  禅学,像所有活泼的传统一样,它们的起源,都是充满了许多神话和传奇,因此禅的开展,也自然和释迦牟尼佛发生了关系。
  据说有一次,释迦牟尼在灵山会上说法,他拿着一朵花,面对大家,一言不发,这时听众们面面相觑,不知所以。只有迦叶会心地一笑。于是释迦牟尼便高兴地说:“吾有正法眼藏,涅盘妙心,实相无相,微妙法门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,付嘱摩诃迦叶。”
  因此禅便在一朵花和一个微笑之间诞生了。你也许以为这故事太美了,可能不是真的;而我却认为正因为它太美了,不可能是假的。禅的生命并不依靠历史的事实。无论是谁创造了这个故事,显然他已把握住禅的精神--因花微笑,由笑花开。
  迦叶,据说是印度禅的初祖,在他以后传了二十七代,至菩提达摩是第二十八祖,也是印度禅的最后一祖。达摩来到中国后,便成了中国禅的初祖。所以达摩在禅宗史上,可说是沟通中印思想的一座桥梁。禅的中文译名为"禅那",简称为"禅"。在中国,但以禅来命宗,是为禅宗,而在原始禅定的基础上,赋予禅更灵活的生命力和更深广的包融性。而印度禅在中国的再生、超越,则是始自唐代的六祖慧能。正是他顿度出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